首页 > 来宾新闻
超越自我
发布时间:2020-01-17发布部门:宣传部

  拾回脑海中的旧忆,才猛然发觉,不知不觉中,陈祖德先生已然去世七年了。一直记忆犹新的是,我始终珍藏着一本先生著的《超越自我》。

  从小就学围棋的我,在各种围棋杂志上“见过”中国围棋大师陈祖德。记得那是一个炙热如火的盛夏,那时候我读小学二年级。得知先生到来宾市裕达国际酒店举办签售会,我拉上父亲,早早地来到会场大厅等待。一分钟,两分钟……急躁的心情让我头上渗出了细汗。

  忽然有人打破了寂静的气氛:“陈先生来了!”我抬头一望,朝那人群中定睛注视——果真是他!一丝不苟的背头,不失礼节的微笑,行路生风的步伐,精神的很!真让人很难想象他曾与癌魔进行了无比痛苦且漫长的斗争,并且此时已过花甲之年,让人不由得心生敬仰之情。

  终于,面对着先生,既是激动万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萦绕心头,好似他是我的祖辈一般——但又有些许怕。他终究是一位大师,就算再和蔼,也会有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气质。而先生抬头望见我,也略略吃惊——大概是没想到众多成年围棋爱好者之中会夹杂着一个小孩子吧。但大师毕竟是大师,定力超人,很快便回过神来,先探头一望,见我身后只剩寥寥几人,也不急着帮我签名,反倒同我先聊了起来:“小朋友也下棋?”我重重地点了下头,眼中满是激动与不安,双手来回搓着。

  “哈哈!不用紧张!”先生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一边拿过书帮我签名,一边笑着说道:“下棋好啊!不过以你的年纪,下棋怕是会枯燥、有困难,不要怕!”

  我又是重重地点了下头,这些平日里再普通不过的话语此时成了我的金玉良言。而后先生大笔一挥,将书一合,递到我胸前,“喏!祝你和这本书的名字一样,能够超越自我!”

  我不敢怠慢,双手接过书,对这位围棋大师鞠了一躬,又寒暄了几句,便不舍地离开。当时还期望着日后能再次见到先生,可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既是我与先生的初识,也是永别。

  从顶着巨大压力战胜日本一流棋手杉内雅男,到在“文革”时打土坯打到破学校纪录,再到病魔缠身时的不屈抗争,先生确实是走了一生坎坷的路,但他从未屈服,亦从未妥协,而是像一位斗士。在得知自己患癌的那一刻,先生在《超越自我》中写道:“关键是现在的我能做什么?在棋坛上厮杀恐怕是不行了,但我也可以和中江兆民一样拿起笔来。”

  多么伟大的人格!几乎是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先生还是没有停歇,还是没有投降,仍旧想着为人民做出贡献。先生以笔作为自己的武器,用自己并不擅长的文学创作近乎疯狂地、毫不停歇地向病魔发起接连不断的攻击;又以笔为颜料,在大片大片的空白上重绘自己精彩非凡的人生;还以笔为动力,以对围棋事业近乎“痴”般的热情为支撑,整理围棋古谱,意图在离去之前为后代留下一份异常贵重的围棋珍宝。幸运且令人高兴的,先生将以上之事全都付诸于实,且从鬼门关走了回来。这,便是先生的超越自我,更是超越生命。

  又想起先生曾勉励我也“超越自我”。当时觉得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怎么可能像他一样?其实不然。没有人对“超越自我”有过明确的定义,说一定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或完成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在我看来,即便是很小的进步,便是一种超越自我。但是,最需要的就是一种不倦的追求。这就是我从《超越自我》中悟出的拼搏之道,他一直激励我砥砺前行。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