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努力做好自己
发布时间:2019-12-14发布部门:宣传部

  每一次下乡扶贫,我都特别想去黄成家看看他的母亲。尽管下乡的次数很多,但见到她老人家的机会却屈指可数。

  2016年10月,接到县扶贫办分配的扶贫任务,黄成一家成了我的帮扶对象。看着扶贫资料卡上写的住房情况,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泥房,10平方米。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均5平方米的泥房特困家庭?

  第一次入户,是一个晴朗的秋日。司机载着我们四人在弯弯曲曲的道路上行驶。一路上,我内心忐忑不安。人生地不熟,第一次入户工作,群众会配合我吗?会有人故意刁难我吗?

  我们的扶贫地点是遂意村联堡村塘贤屯。这是一个交通便利,乡风淳朴的村落。我们把车放在位于村子中央的篮球场上。很多村民坐在球场旁聊天,对于突然到来的我们,村民感到很惊讶,都用好奇的眼光打量我们。

  “大爷,您好!请问黄成家往哪走?”

  “沿着这条坡走到底,顺着右边的二层楼走过去就是了。妹子,你们是干啥来的?”大爷一边给我指点路线一边问。

  “我们是扶贫工作队的,来了解贫困户的一些基本情况。”

  “哦,扶贫工作队啊?好,好,好!难为你们跑那么远的路。”大爷笑着说道。

  因为村干部还有其他事要忙,我们只能自个进行入户核实。按着大爷的指引,我终于在一栋两层半小洋楼旁找到了黄成家。确确实实的10平方米泥房!房子地势低矮,门口搭着一块木板与前面的晒坪场连成一条路。那门是掩着的,我敲了好久,门才开了,一个老妇人从屋里探出头来。

  “阿妹,你找谁啊?”老妇人狐疑地望着我问。

  “请问,这是黄成家吗?”

  “我耳朵不好使了,听不见你说什么。”老妇人特意提高音量,生怕我也听不见。

  我大声地把我的情况如实地告诉老妇人。她请我进屋去坐。其实,屋里头并不比屋外强多少。整个屋子一分为二,最里面的是卧室,床上用品破旧。外面是厨房当客厅用。见到这样的房子布局,我不禁纳闷:就一张床,母子俩可怎么睡哦?

  “奶奶,您知道黄成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我从他二哥家睡觉回来就不见他了。他可能走村串巷收破烂去了。大清早,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他肯定又饿着肚子出去干活了。来来来,我盛一碗南瓜粥给你,刚煮好的,甜着呢。”

  “不用了,奶奶,我不饿。您慢慢吃吧!”我极力婉拒。

  奶奶佝偻着背吹散碗里的热气,雾气笼罩着她苍白干瘪的脸,让我想起了我的奶奶。曾几何时,我奶奶也如她这般慈祥地询问我是否饿着。只是岁月匆匆,现在仅剩回忆了。

  “奶奶,平时你们靠什么维持生活啊?”

  “我们种玉米,种水稻。农闲时,四儿去收破烂补贴家用。我还有90元养老金呢,够用了。”

  “我看这房子年代也久远了,地势低洼,下大雨可就危险了。黄成有没有想过推倒重建呢?”

  “他现在哪有这个能力啊?我去年关节痛去大医院住院,还欠着3000元呢。四儿一个人,建房可是不敢想啊。我平时都跟他二哥住在一起。”

  看着扶贫手册上的资料,黄成已45岁了,却一直没成家。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确实需要社会的关注。

  我把黄成家的家庭情况如实地跟村委领导汇报,希望他们能够给予黄成家一些特别的优惠政策,帮扶这个贫困的家庭。两个月后,谭书记给我发信息,说黄成一家都享受到农村低保了。

  再说,黄成一家人穷志不穷。除了黄成利用农闲时间外出收废旧,更令人钦佩的是他的母亲,虽已近耄耋之年,对生活依然满怀信心,逢圩日就去卖烟丝改善生活。

  2018年初,在政府的惠民政策下,黄成通过易地搬迁集中项目,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住房梦。更可喜的是,他依靠自身的勤劳肯干找到了相伴一生的伴侣。

  幸福从来不是唾手可得。奋斗,人生才能出彩!黄成是一面鲜明的旗帜,影响着周围的贫困群众努力向前、向好发展。只是今日,我还是想见见他的老母亲:一个不凡的灵魂始终感动着我——努力做好自己,从没想过要依靠,却依然傲立。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