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发布时间:2019-12-11发布部门:宣传部

  轻轻翻开纳兰的词,仿佛看见三百多年前那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在低眉吟诵。“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掩卷叹息,白驹过隙。再现旧时光里的往来过客,山水景物,越过繁华,终归于平静和美好。

  蓦然回首,纳兰最清澈的小令长调里养着最纯真的情。这份天然流动的情感,震颤着我们懵懂的过往和心事。

  那些年,那天空,湛蓝高远。那些人,恰同学少年,意气风发。习字读书,唱同一首歌——在希望的田野上,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孩童到书生,望月,赞汪伦。沉浸在郭沫若的诗歌里,任思绪放飞在天上的街市,看银河那提着灯笼在走的牛郎织女。一遍遍地诵读追问——谁是最可爱的人,慨叹柔弱女子花木兰代父从军的勇敢。读不朽之作,拈佳句,圈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且信誓旦旦“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沧海桑田,登高望远,实现或执着远大的抱负与信念,殊不知要饱受何等巨大的艰辛。好在,浮华散尽,诗依然会给予我们感动。往日时光,总会给予我们最真实的温暖。

  寒窗十载,春秋冬夏,我们纠缠于风雅颂,赋比兴,纠缠于历史和地理,物理化学,因式分解,经济学,哲学里那物质的意识的……不论课上听到如何精讲,一知半解又跃跃欲试的我们,在五言七言绝句的平仄中绞尽脑汁,在小说、散文与诗歌中流恋,我们丁点儿进步都难得到班主任的认可。至高三,班主任一改常态郑重宣布说,班上小凤同学投稿的五篇作文,报社连续在日报登载。这一消息让全班沸腾如炸开的油锅。语文老师趁热打铁,拿着报纸走进课堂,花了半节课在班上宣读学习小凤同学的习作《土生》。末了,老师补充说“梅花香自古寒来”。当时,看似莫名其妙,其实正是老师的良苦用心。

  到底我是喜欢中文的,冥冥中,老天似乎早有安排。20多年后,与小凤在柳州重逢,谈及他少时之作《土生》,细叙日报的往昔今日,说到我的拙作《印象来宾》和日报“那年高考”同题作文,她莞尔一笑,忽闪着双眸,兴奋地说着:“我们的故事就像一部戏,戏里戏外你我都是主角。过往的情节,平凡真实的点滴,往后余生却是最为美好的日子,无以复制。”

  独立于世,善待自己,善待所爱,满怀对“人生若初见”的感激,不须叹息“当时只道是寻常”,珍惜每一刻美好,未来会上演更多精彩。

  唯愿童真永驻,所有的看似平常都与幸福相知相伴。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