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荷叶盖头归
发布时间:2019-12-07发布部门:宣传部

  夏至后,雨水充足,阳光白得刺眼,这样的天气应该更适合荷的生长,这不,水中的荷更盛了,挤挤挨挨地占满整个池塘。

  那天下午,无意中看到丰子恺先生的画作《折荷图》:两个小孩,每人的头上顶着一张宽大的荷叶,悠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是一大片开满了荷花的池塘。画中题诗:“折得荷花浑忘却,空将荷叶盖头归。”想必是夏日阳光太盛,两小孩把荷叶当了帽,一路显摆着走回家,心里高兴得很,折下的荷花都忘记拿了吧。整幅画生机盎然又充满童趣,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当然,这两句诗不是丰子恺先生的原创,他是套用了唐朝诗人滕传胤的诗句“折得莲花浑忘却,空将荷叶盖头归”,只是把“莲”改为了“荷”而已。事实上,在人们的眼里,两者只是叫法不同,实则为同一种植物。

  丰子恺先生是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石门镇人,他曾经说过:“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在那个山青水绕的江南小镇,想必小时候的他也曾有过“荷叶盖头归”的童年吧。若不然,怎么能画出如此贴近生活又富有童心的画作呢?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童年啊。

  小时候我住在一个离县城只有五公里的小山村,当时山环水绕,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村子前有一方不大的池塘,在没有分田到户的时代,生产队在池塘里种上了荷。

  春天到了,小小的荷叶就冒出水面,刚长出的荷叶像一支箭,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展开成一个小圆盘。圆盘越来越大,像一顶顶大帽子,高高低低、层层叠叠地立在水面。这时,就有花苞从水里钻出来,随着初夏的到来,满池红花绿叶。荷叶和荷花高低不平,相互映衬,绿的发亮,红的娇嫩,极是养眼。

  荷是美丽的,但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我们更喜欢把它当吃食。刚长出的茎又白又嫩,扯出来洗净,吃起来清甜得很。荷花的蕊呢,捋一把进嘴,涩涩中带着香味。满足了口福,我们就用荷叶来盛水玩,看如珠子样的水在荷叶里滚来滚去,甚是有趣。男孩顽皮,常在水中捉迷藏,宽大繁盛的荷叶,便是最好的障眼物。他们在水里窜来窜去,像一尾尾游动的鱼,时隐时现。

  大伙在荷塘里折腾累了,若是归家时太阳正当头,大多是折了荷叶盖在头上当帽子。当然,被大人见了,可是要被骂的:扯了荷叶藕不长,水中打闹不安全。可骂归骂,大人终日忙着劳作,哪里有空管孩子们。而年少的我们哪里又禁得住荷的诱惑。现在想来,这真是段快乐的童年时光,那方池塘是我们小时候的乐园。

  当然,大人们也有“荷叶盖头”的时候。夏天的雨,像一个撒小性子的小孩,说变脸就变脸,刚刚还是阳光灿烂,转眼间狂风大作,乌云排山倒海而来,一场大雨骤然而至。在野外田间地头劳作的人们来不及找地方躲雨,只能顺手在池塘摘上一张大大的荷叶盖在头上当作雨具。风急雨骤,人们顶着一片荷叶在田埂上站立或行走,如今想来,也是一幅美丽的乡间画卷。

  夏天到来的时候,也是会去看荷,看景区的荷。铺天盖地的荷啊,花也艳,叶也盛,却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那次在乡间,看到一个孩子头上顶着一张荷叶,满脸笑容立于荷塘边。

  那一刻,天蓝,云白,荷漾。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