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孤岛承载历史 留住乡愁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28发布部门:宣传部

  

  泗孤洲全景。(晚刊记者 卢覃恩 摄)

  

  泗孤洲上需要移植的古树都被编上了序号。

  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村庄,而村庄里尽是人烟和故事。在武宣县勒马古渡口上游约一公里处,有一座“河中孤岛”,海拔41.5米,仅高出河面约20米,被当地人称作“不沉的宝葫芦”。它,就是泗孤洲。

  10月21日零时,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正式截流断航,随着坝址上游水位不断抬升至大藤峡水库61米的正常蓄水位,泗孤洲必将沉入水底。在它与世人暂时“告别”的前夕,记者到这里探寻它的故事。

  “不要金奖银奖,绿水青山就是我最好的奖章!”

  9月20日,记者跟随武宣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覃善井等人前往泗孤洲。当记者踏上泗孤洲,发现这里土质肥沃,植被茂盛,主要生长着黄葛榕、鸟相、木棉、樟树、朴树、龙眼、肥牛树等10多种树木。虽然岛中央几处废弃坍塌的民房和几块形状不一的耕地都证明了人们生活过的痕迹,但掩盖不了它如今的孤独。

  “我认为,树木不仅是常态上所指的绿色植被资源,有时候它们更像是一种文化载体,承载着我们的乡愁。”覃善井说,党的十九大之后,国家把生态环境保护提到了更高的位置,这对于植被保护是一个重大利好的消息。截至目前,该县已普查和录入古树名木系统共计813株,其中一级古树1株,二级古树34株,三级古树614株,准古树164株,分布在全县9镇1乡。同时,县财政投入13余万元对这些古树名木实行挂牌保护,全面落实养护管理措施,保护率达98%。而此前从泗孤洲上移走的30多株古树已在武宣县仙湖公园重新“安家落户”,目前长势良好。

  说起泗孤洲的故事,覃善井是最好的见证人和亲历者。1998年,覃善井进入原武宣县林业局工作,主要从事森林调查、林改、造林规划设计等工作,泗孤洲古树移植工作,只是他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这一干,就是20多年。

  “我们很感谢老覃,是他带领大家守住了满山绿树,还创造了财富。”二塘镇小琳村村民黄永寿告诉记者,从2011年开始,覃善井和同事每年都到全县各乡镇、村屯开班授课或进行林地现场技术指导培训,积极发动和指导群众种植良种油茶。截至目前,全县共发展种植良种油茶3万多亩,进入丰产期的油茶地可亩产鲜果2500公斤,亩收入将近8000元。

  此外,在村屯绿化方面,覃善井和同事也是不遗余力地将工作向前推进。据悉,2015年至2016年,该县开展自治区级示范村屯绿化90个,面上村屯绿化391个,达到了全县村屯绿化全覆盖。

  为此,群众总这样说:“老覃,让单位给你评几个荣誉奖,以资鼓励吧?”

  “不用了,绿水青山就是我最好的奖章!”面对大家的赞誉,覃善井话里谦虚,目光如炬,内心坚定。今年4月,他被任命为武宣县自然资源局耕地保护和国土空间生态修复股副股长。他表示,自己要尽快进入角色,进一步配合单位继续整合现有资源,把珍稀植物保护与社会公益更好地结合起来,让更多人了解保护植被的重要性。

  乡愁难忘十年间

  一台相机拍不尽的告别

  泗孤洲的树木可以移走,那些移不走的土地和情感又该如何保护?10月12日,记者拜访了武宣县摄影家协会主席廖燕东,他对这个问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也许那些没有乡愁的人,就是因为没有把自己的故乡记住,所以我要用图像、影像把家乡记住,把乡愁留住。”

  1995年,土生土长的武宣人廖燕东开始接触摄影,其摄影作品曾在《国家地理杂志》、南方电网报等媒体发表,并获得过“第八届广西摄影艺术展”银奖、来宾市第四届文艺创作“麒麟奖”等荣誉。2009年,廖燕东号召当地摄影爱好者通过图片、视频的方式记录大藤峡的人文历史,展现武宣壮美秀丽的自然风光、民风习俗,积极向外界推荐和传播当地文化资源和旅游资源。“我希望今后有更多人通过我们的镜头了解武宣,爱上武宣。”廖燕东说。

  每当春夏毗邻或秋冬相交时节,墨绿色的黔江岸边总会出现一名形单影只的摄影师。廖燕东支起三脚架,设置好相机,或拍孤鸟鸣林,或拍野鸭闲鹭,或拍长河落日,或拍草长莺飞……只要有关大藤峡的一切,他都一一记录下来。廖燕东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他接待和组织过很多从全国各地到武宣采风的摄影爱好者,最让他高兴的是,这些人会带上新朋友来到武宣,而武宣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被更多人认识,他觉得很欣慰。

  一首诗词寄相思

  万古流芳有后人

  “远看如牛近似舟,潮升潮落自沉浮。排开碧水千层浪,伫立黄沙几羽鸥。城客南游观朗月,船家北往叹枯秋。骚人笔下风流岛,从此茫茫不见洲。”——陈德仁《泗孤洲感言》

  10月13日,记者来到武宣县作家协会主席陈德仁家中,看到了书房文案上的这首诗词。“我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年纪大了,我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加入,让武宣的文化历史可以万古流芳!”陈德仁十分健谈,虽已退休多年,却依然关心武宣的宣传工作。

  陈德仁告诉记者,他从2016年开始发动县作协成员成立“大藤峡三里流域文史调研组”,通过现场座谈采访、遗址勘察、文物采集、查阅史料等形式收集材料,并先后40多次下村屯采访大藤峡三里流域沿线的60多个自然村的141名当事人。截至今年1月底,该调研组共采访的文物有碑刻7方、营盘遗址3处、名人墓地4处、汉代文物10多件、各类石柱石块15多件;除此之外,对泗孤洲、勒马滩(大小神滩)、大藤峡入口的大藤庙、甘王庙、武宣旧县城、古汉城遗址、汉代重要商埠勒马码头、汉代七星墩古墓群、红石滩抗日伏击战遗址等30处风景名胜或遗址遗迹进行了详细的拍摄与记录。

  据陈德仁介绍,明清以来,黔江成了连通武宣与外界的交通动脉,勒马村也随之成为当地重要的农副产品集散地和贸易码头。上世纪八十年代,泗孤洲上还种植有农作物,产出的芭蕉、沙田柚等水果十分优质,尤其是沙田柚,每当成熟季节,过往货船都要停下买几个带回家乡与亲朋分享。“你看沙田柚,底部有一个铜钱印,这是它的特别之处。”

  目前,该调研组正在策划广西武宣县三里镇文史资料集《大藤峡瑰宝》。“下一步,我们还要筹建一座博物馆,以历史为鉴,鼓励后人为武宣发展不断努力!”陈德仁说。

  记者手记

  “遥看泗孤洲边泛孤舟,从此勒马古渡不渡人。”多年来,泗孤洲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被迫”孤独,但它绝不是一座孤岛。作为勒马古渡口旁的一座岛屿,它曾经迎来送往,为往来过客提供休憩之地,也为当地居民生存发展提供场所,它所承载的历史记忆也将继续照耀古今。因此,有了覃善井对岛上古树进行移栽,重新安置保护;有了廖燕东不间断的影像记录,留下最美的瞬间;有了陈德仁熬夜写诗寄情,抒发浓厚的乡愁。

  记者期待着,地处黔江大藤峡入口处的武宣县能在时代的洪流中不惧烟云流转,乘着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的东风,扬帆前行!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