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如果广西红水河与塞纳河对歌,谁会赢呢,一起来看看吧!_广西来宾_来宾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18发布部门:宣传部

  红水河与塞纳河,地理上相距万里的两条河流,承载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因为十八年前中国与法国一次充满激情与理智的合作,吟唱了一首动人的歌谣,谱写了一段十八年难忘的情缘。

  

  这段故事还得从1995年说起。当时的广西,改革开放掀起了新的热潮,但是,严重缺电制约了改革的发展。开建电厂,又面临财政资金短缺。

  

  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的刘洪,曾在国家计委任职多年,他觉得利用外资做B0T项目,开建电厂,可以解决广西发展面临的缺电困境。

  BOT是国际上一种特定的项目融资方式,由政府把基础设施项目交由国际商业资本和私人资本进行投资建设和经营,到了约定期限,投资方将项目无偿移交给项目所在地政府。

  1995年8月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在《中国日报》(英文版)、《人民日报》(海外版)发布了招标通告,采用BOT方式建设来宾B电厂。

  

  国际招标通告引起了全球电力行业的关注,61家国际公司或公司联合体购买了资格预审文件,其中有31家递交了资格预审申请文件。最后,由法国电力国际和通用电气阿尔斯通公司组成的法国电力联合体,胜出中标。

  

  法国电力集团原执行副总裁 马识路:来宾项目是中国第一个国家批准的电力BOT试点项目,当时的竞争是很激烈的。也许是因为法国电力在大亚湾的合作,在法国电力集团和中国之间建立了信任,加上法国电力在电力建设中的技术水平,法国电力被选作为来宾项目的投资和建设者。

  

  中标只是合作的第一步,进入合同的谈判阶段,广西政府的谈判小组与法方谈判小组针锋相对,谈判变成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冯柳江,曾任广西投资集团董事长,是当年代表广西政府的主要谈判代表之一,面对全新的融资模式、国际公开招标模式以及强大的法国对手,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谈判进入最艰难的时刻,双方分别住在保利大厦与港澳中心,这两座大楼一路之隔,然而,双方在合同条款上的巨大分歧,却有如难以逾越的鸿沟。

  

  广西投资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冯柳江:最后扛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说不行,就跟罗曼尼商量,咱们这样扛,签不了字啊,是不是还是咱们各让一半,最后还是这么突破了。

  

  1997年9月3日,来宾B电厂BOT项目《特许权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

  

  9月5日,来宾B电厂BOT项目在来宾县举行盛大的开工典礼和奠基仪式。

  

  1999年,法国小伙子安吉来到来宾B电厂运营公司希诺基工作。他一来到就经历了机组调试期的严重问题。

  

  原广西来宾希诺基发电运营维护有限责任公司专家 安吉:最主要的困难是调试中两台机组的稳定性,一号机组,然后是二号机组。在一号机组的调试中,我们碰到了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

  

  问题出在哪里?中方认为是锅炉本身的问题,法方认为是中方燃料公司提供的煤炭没达到要求,成为朋友的罗曼尼与冯柳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锋。

  

  中方组织了专家组对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调查,结论是问题并非来自中方所供燃料,而是锅炉本身设计的缺陷,法方对此并不认同,委托了萨金特—伦迪国际咨询公司进行调查论证,最后这家公司的结论,也与中方专家组的结论相同。

  

  2001年2月6日,时任法国电力集团执行副总裁的马识路先生到广西会晤自治区副主席王汉民,希望双方都能友好地解决项目工程存在的问题,并表态法国电力公司愿意承担全部责任。来宾B电厂BOT项目两台机组竣工延迟的危机过去了,中法的合作开始步入正常的轨道。

  

  2000年11月7日,来宾B电厂正式进入商业运营。这是中国第一个国家层面批准的、国际公开竞标的BOT项目,也是中国第一个允许外国投资者在运营期间拥有100%股权的电厂项目。这是中国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典范,是中法合作的一曲友谊之歌。

  

  红水歌与塞纳河的对歌才开始第一回合。按照BOT项目的协议,为期十五年的运营时间开始了。漫漫十五年的运营期,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