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广西来宾:800万资金被转走为何难定罪_来宾新闻_来宾在线
发布时间:2019-02-23发布部门:宣传部

  据了解,案发时,天一林业公司持有长林公司79%的股份,天一林业公司实际是长林公司的控股股东。而天一林业公司又是天一投资公司全资子公司。担任天一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的吴健,实际控制并管理上述公司。

  对于被转走的这笔巨款,吴健认为是长林公司支付给天一投资公司全资子公司广西天一林业公司(以下称天一林业公司)欠款的一部分,陈曦是其下属,冲抵股权转让价款的余款250余万元后,根据天一林业公司与陈曦于2012年6月5日签订的《协议书》,天一林业公司已将债权1368余万元无偿转让给陈曦。并且转款经过公司管理层的严格审批,这个事件只是他和股权转受人余思远之间的普通民事经济纠纷。

  然而,长林公司回应是:长林公司的其他应付款1368余万元的债权人不是天一林业公司,也不是天一林业公司原控股股东广西泰富林业有限公司。因此,泰富公司无权将第三人的债权无偿转给天一林业公司,天一林业公司更不能将上述债权无偿转让给陈曦。

  据了解,天一林业公司与陈曦于2012年6月5日签订的《协议书》以委托陈曦收购广东信威绿色家居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长林公司11%的股份为由,将长林公司其他应付款的债权无偿转让给陈曦,并没有经过天一林业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的同意及追认。而且陈曦事后也没有用该款项收购广东信威绿色家居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长林公司11%的股份,而是按照吴健的指令,直接转走长林公司800万林木销售款。

  长林公司股权受让人余思远说,他和吴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第七条第2款还约定,股权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等相关手续完成之日前,甲方(吴健)保证不得以任何形式处分公司资产或增加公司债务;甲方(吴健)保证在签订本协议后不得有除员工工资及正常办公费用以外的支出。因乙方(余思远)延迟支付股份转让金且不付款将损害转让公司利益的除外。

  余思远说:“在2012年6月27日、28日吴健占用长林公司800万林木销售款前,我不存在延迟支付的情形,因此吴健没有任何理由处分长林公司的资金或增加长林公司的债务!吴健控制并授意天一林业公司将所谓债权1368余万元无偿转让给陈曦,就是非法无效的!被转走的800万完全就是公司的资产,如此明目张胆指使不明真相的财务人员转走800万公款,难道不是职务侵占吗?”

  股权转让合同是否涉嫌欺诈?

  据吴健诉称,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并实现股权变更后,余思远并没有按照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如期支付给其他股东的股权转让款,也不清偿履行合同约定的债务。截至目前,余思远仍欠吴健股权出让金9700万元。

  余思远认为,他与吴健产生股权转让纠纷,是因为在接管公司后发现吴健受托转让股份的部分股东实际出资不实,有明显虚增的情形。并且在吴健管理公司期间,公司资金有非正常的大笔支出,与股权转让合同的约定严重不符。余思远接受转让的股权及上述公司后,除已按合同约定支付给吴健股权转让金4030万元,还代上述公司归还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开支公司运营成本等共计投入8900多万元。

  据了解,在这起股权转让纠纷中,吴健代表天一投资公司、天一林业公司、天一纸业公司多个股东及投资者,吴健实际上是受托与余思远协商股权转让一事。然而,据吴健代理律师在2013年3月对股东及投资者的调查笔录,吴健所代表的多个股东及投资者当时授权吴健转让股权及收益,竟然没有签订任何书面委托文件。都是出于“相信吴健,相信会有理想的回报,所以都只有口头委托”。

  另一个蹊跷的细节是,根据吴健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的一份订立于2012年4月24日的天一投资公司临时股东会决议,当时股东会已授权委托吴健把股权转让给余思远,但是各股东及投资者的授权确认书却在2013年6月后才相继补立。而且吴健的代理律师向部分股东所做的调查笔录明确载明,吴健只是在电话中告知该股东转让股份及投资事宜,只字未提召开临时股东会一事,更未谈及签署过临时股东会决议。

  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新利指出,天一投资公司股东无权以临时股东会决议的形式决定长林公司资金的使用,更何况在2012年4月24日的时候,天一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天一林业公司还不是长林公司的股东。

  余思远则否认参加过2012年4月24日的天一投资公司临时股东会,虽然临时股东会决议有他的签名,但明显的可以看出正文页与签字页并无关联,“吴健完全可以在伪造的决议后面空白页附上此前股东的签名,更何况涉及股权转让的大事,我怎么会认可采用电话会议的形式。” 余思远如是说。

  此外,这份临时股东会决议签字页上署名的股东莫遗昆在公安机关证实,决议上的签字不是他本人所签。他也从未参加过临时股东会决议上所说的电话会议,之前也从没有看见过这份临时股东会决议。吴健提供的临时股东会决议上署名股东谈琍的签名,与吴健在起诉余思远的民事诉讼中向南宁市中院提交的授权确认书上谈琍的签名,以及吴健的代理律师秦浩向谈琍所做的调查笔录中谈琍的签名明显不一致。

  此外,部分股东在吴健代理律师与2013年3月所做笔录中反映:股权及收益转让委托吴健代办,“但至今投资和收益都没有全部给我们,吴健说是余先生没有按期全部付款。”

  对此,余思远说:“由于吴健在管理公司期间存在大量侵占、挪用公司资金等情形,致使我的股权和公司资产严重减损。在停止付款后,本来想和他沟通确认股份的股东实际出资,但吴健却置之不理还倒打一把恶人先告状。”

  据余思远介绍,吴健诉至南宁市中院后,南宁市中院查封了余思远名下估价达数亿的资产,“吴健的行为涉嫌合同欺诈,还恶意诉讼,导致法院超标的查封,天下还有没有道理可讲?”

  定罪为何难之又难?

  在长林公司举报后,经公安机关侦查,2013年4月21日,吴健被来宾市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25日,交取保候审保证金90万元后,被来宾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期间,吴健利用其持有的加拿大护照脱逃出境。

  据悉,吴健之所以得以脱逃,是因为个别民警违法违规,没有收缴其持有的加拿大护照,导致吴健出境。吴健脱逃后,相关民警已经受到处理。

  2013年5月28日,来宾市公安局以吴健涉嫌职务侵占罪向来宾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吴健。来宾市人民检察院认定犯罪嫌疑人转走800万元的财务事实存在,但以吴健涉嫌职务侵占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捕逮捕决定,同时向来宾市公安局出具了相应的补充侦查提纲,四次要求公安机关继续侦查,但在公安机关根据要求补充侦查后均未批捕。其后,公安机关依法提出复议复核,均未得到检察院支持。

  北京大成(南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新利认为,吴健占用长林公司800万资金,涉嫌职务侵占。转款时,吴健担任天一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并在天一投资公司领工资。并利用实际管理公司的职务便利,涉嫌伪造合同、临时股东会决议,以达到非法占用800万资金的目的。吴健涉嫌侵占的犯罪客体明确,长林公司位于来宾市武宣县,是一家包含国有资产在内的有限责任公司,其中广西天一林业有限公司持股79%,广东信威绿色家居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1%,国营武宣六峰山林场持股10%。因此,吴健转走的800万资金中涉及国有资产流失部分。

  而在天一林业公司与广西泰富林业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4日签订股权转让合同,收购广西泰富林业有限公司持有的长林公司79%股份的行为属于公司行为,而不是吴健的个人行为。

  余思远认为吴健涉嫌职务侵占长林公司800万资金与他和吴健股权转让纠纷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吴健在提交南宁市中院的诉状中,在确认余思远已付股权转让款时,吴健本人也没有将该800万计入余思远已付款4030万元中,在计算余思远拖欠的股权转让本金9700万元及违约金997万元中也未减出该800万元。

  “吴健自己实际上承认了这800万不是属于我的,那么也就反证了这800万根本不在我跟吴健的经济纠纷标的范围。” 余思远如是说,吴健侵占的800万所有人明确属于长林公司,与他们两人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没有任何法律因果关系!

  目前,余思远以合同欺诈为由提出反诉,请求南宁市中院撤销他和吴健此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并由吴健返还已支付的股权转让款4030万元及利息,赔偿经济损失8900多万。

  对于被转走侵占的800万资金,长林公司表示绝对不会任由公司资产被侵占,将继续维权到底,追讨公道。

  有法律界专家指出,经济纠纷和职务侵占是分属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正确把握法律关系是审理案件的前提。不属于案件案由范畴内的法律关系不能一并处理。正确区分不同法律关系,才能确保司法程序的公正性。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