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广西来宾城管收保护费:摊贩交钱可占道经营_来宾_来宾市
发布时间:2019-01-15发布部门:宣传部

  演播室主持人 张羽: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今天的《》。城管执法机关和占道经营的小贩,他们之间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这其中甚至不乏激烈的冲突。起因多数是因为商贩占道经营,可是在广西来宾,商贩占道经营的现象一点都不少,但他们和城管的关系,不仅不紧张,而且还显得挺和谐,只是这种和谐不太对味。

  解说:这是广西来宾街头的景象,您瞧,这些密密麻麻棚子下面都是摆摊设点的摊贩,可是这里却并不是市场,而是一条道路。在来宾,有数不清的商贩把各种地摊摆在街道上,很多道路,连路中央都被摊贩们所占据。行人、机动车,只能缓慢地在地摊之间穿行。公交车走到这里,更要小心翼翼地往前蹭,以防止刮蹭到行人。小贩的叫卖,汽车刺耳的鸣笛,行人的抱怨,交杂在一起,成为来宾市城市道路的一道独特风景。占道经营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允许的,可这里的摊贩却摆得心安理得。

  占道经营摊贩:想摆什么就在这里摆,大胆地摆就得了。

  记者:你这占道经营本身就不对。

  占道经营摊贩:怎么不对?

  记者:人家市容管理(条例规定的)。

  占道经营摊贩:能摆在这里肯定是对啊。

  解说:广西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规定,城市人民政府规定的主要街道不得占道摆摊、沿街叫卖。怎么来宾的摊贩却如此理直气壮呢?

  占道经营摊贩:他都收钱了,还管什么呢,不能管了。

  占道经营摊贩:一个月几百块。

  记者:你们要交钱的是吧?

  占道经营摊贩:是交钱,不交钱谁会给你摆。

  记者:那像你这个摊一个月交多少钱?

  占道经营摊贩:一个月500。

  解说: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收了钱,允许这些摊贩们违法占道经营呢?

  记者:你知道你交的这个钱是什么钱?

  占道经营摊贩:这个是城管来收的。

  记者:摊位费啊?

  占道经营摊贩:那他给你摊位证吗?

  占道经营摊贩:没有的。

  记者:那有啥凭据呢,你这一个月500元?

  占道经营摊贩:肯定有发票嘛。

  占道经营摊贩:我可以给发票给你看。

  记者:你有吗?我看看。

  占道经营摊贩:有啊,大把的,在这里摆一年了。

  记者:一年了?

  占道经营摊贩:对。

  解说:听摊贩们的说法,这就更不可思议了。城管是处罚占道经营的执法部门,怎么会对非法占道经营的摊贩收费呢?开始我们并不认为摊贩们说的是真话,可是少则两百,多则五百,大多数占道经营的摊贩都能拿出收费凭证。上面还真的盖着来宾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的公章。我们注意到,有不少收据背面,还写着摊主姓名、起止时间、摊位地点、摊位号等内容。从这些票据来看,这些摊贩的确像是经过了城管部门的许可。看到记者将信将疑,还有摊贩主动给记者提供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画面右侧穿制服的这位就是城管队员,他正在收费。再仔细看这一段视频,城管正在开票,底下还有一本统计台帐,上面有各摊贩的登记记录,包括摊位号。那么是不是无论什么人,只要给城管交了钱,就能占道经营、摆摊设点呢?我们决定以摊贩的身份找城管进行咨询。

  记者:那在您这儿主要是办什么手续啊?

  城管工作人员:占道经营。

  记者:那我要是比如说卖水果的话,应该怎么办?

  城管工作人员:卖水果的话,写一个申请书来呗。占多大地方,在哪个地段,然后我们拿去给领导看一看,领导如果批的话就可以。

  解说:看来,摊贩们说得不假,这事还真的可以办。记者按照指点,找到城管监察支队城东大队,进一步了解办理程序。

  记者:这个咱们是到哪一级批?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就我们大队长,大队长不在。

  记者:就队长同意就可以了。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就是哪里有摊位可以摆,适合摆什么只有他最清楚。

  解说:原来,办理一个占道经营摊位很简单,什么证件都不要,写个占道申请,留个电话,就可以回家等消息了。中午的时候,记者接到电话,说下午可以去办手续,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有个小伙子,也在申请占道经营。

  记者:你也是办摊呢?就在路边是吧?

  占道经营摊贩:就在路边那种。

  解说:记者被告知,大队长已经同意了,交费200元就可以办。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就说我们出具的都是正式的凭证。

  记者:就说这个收费是正规的是吧?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对。

  记者:那这个票据相当于办了一个证?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对。

  解说:城管为记者开具的收据,与占道经营的其他摊贩一样,背面也写着摊主姓名、起止时间、摊位号等内容,交两百元,就可以得到一块两平米左右的路边摊。

  记者:比如说工商、税务,我还要去办手续吗?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这边的话基本上不用了。占道只有我们管,我们就以这样形式交罚款,你们占道,我们就罚款。

  解说:城管工作人员,先说着相当于办了一个证,是正规收费,后又说这是占道罚款,这钱究竟是占道经营罚款还是摊位费,把记者也弄糊涂了。如果是摊位费,应该由市场管理部门或者工商管理审批,可如果是罚款,难道说交了钱就能违法摆摊占道经营吗?

  记者:你说这叫地租是吧?

  占道经营摊贩:是啊。

  占道经营摊贩:是这个位置的钱。

  记者:摊位费?

  占道经营摊贩:嗯。

  解说:城管收的这是什么钱?不仅记者搞不明白,那些占道经营的摊贩们,同样也说不清楚。有人说是摊位费,有人说是地租,还有人说是占道费。虽然摊贩们的说法五花八门,有一点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只要交了费,就可以占道经营,就有了底气。那么城管收的这钱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呢?我们来到来宾市城管监察支队。

  记者:这个非税收入定额收据,它是罚没性质还是收费性质?

  杨波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队长助理:收费性质。

  记者:收费性质?

  杨波:对。

  记者:你城管有收费的这种权限吗?

  杨波:没有,但是。

  记者:那像这样的有姓名、有地点、有时间、有摊位编号的这样的收据,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就是一种摊位费吗?

  杨波:只要是没有市政局审批过的,都是违章。

  记者:违法占道经营?

  杨波:就是可以认定为违法占道经营,那么我们都应该是处罚。

  记者:也就是说收取这样的类似于摊位费一样的罚款。

  杨波:我们是罚款。

  解说:那么,城管能用罚款的名义进行收费吗?记者注意到,收据上面有财政监制字样,所以我们到来宾市财政局进行咨询。在财政局的票据申领表上我们看到,城管领取的收据有两种,一种是罚没收据,需要人工填写。还有一种是记者手里的这种非税收入定额收据。

  记者:类似于这种非税收入收据,能不能用在比如说市场管理,比如说摊位费?

  韦益 来宾市财政局综合科:应该不能够用。

  记者:或者说以罚代收的这种行为,可以存在吗?

  韦益:应该不能够存在。因为你罚款是罚款,收费是收费,这两个概念不同的嘛。

  解说:城管是单纯的执法部门,并没有行政审批,收取费用的权限,看来,来宾城管,是在用处罚的名义进行收费,把处罚当做了收费的一种手段。

  记者:占道经营允许吗?

  杨波:这个是不允许的。

  记者:应该是坚决取缔的?

  杨波:对。

  记者:所以很多人说,你们城管是生财有“道”,你们是管道路的,道路是你们的资源,所以在道路上收费,理所应当。

  杨波:这个我们现在也明确讲,这个收费,这个权并不在我们这里。

  记者:究竟是纵容,还是我们城管的一种公开许可?

  杨波:没有,这个事没有。

  解说:违法占道经营,在来宾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今年年初,有广西媒体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当时来宾市政府也暂时关闭了一些马路市场。可能很快,这些马路摊贩们就重新开张。那么城管收了钱又是怎样管理的呢?

  市场商户:他叫你摆,如果有领导来检查的时候,(他说)你们走啊,走啊,走啊,等我们回家,你们再摆。

  解说:收了摊贩的钱,就要让人家占道经营,街头摊贩们反而在城管那里找到了保护。我们沿街走访,看到不少摊贩售卖的是猪肉、熟肉食品,这些摊位如果在市场里,需要办理健康证,提供检验检疫证明、食品卫生许可证,由市场管理者、工商部门监管,可是在马路上,这些监管就都没有了。

  记者:那你这就从农村里面直接进的猪?

  占道经营摊贩:对啊。

  记者:也不是屠宰场进来的,那他来查卫生检验检疫合格证了吗?

  占道经营摊贩:一般不查。

  记者:假如说,他所卖的这个猪肉,是有疫情的,或者说,不是正规渠道来的,你们能担负这个责任吗?那么这样的经营者,或者摊贩的存在,就是食品安全一个很大的隐患。

  杨波:对。

  解说:马路上,违法占道经营的摊贩们,生意都不错,而那些正规的市场里,却冷冷清清,空荡荡,少有人光顾。据介绍,2007年的时候,冶金路金海市场共有商户179家,而现在仅仅剩下22家,绝大多数商户都跑到了市场外面,成为违法占道经营的摊贩。

  市场商户:以前市场里面几十张桌子,现在就我们这几摊在里面了。

  记者:现在都撤掉了?

  市场商户:都没得吃了,哪个来啊,你一天卖一头猪,都卖不完,臭了没人要啊。

  市场商户:你看在里面也300元(租金),在外面也300元,当然人家出去外面了。

  市场商户:真正的市场倒闭了。

  解说:那么,城管收了这么多钱,用在了什么地方呢?

  记者:这个罚没,或者说这个收费,和你们所得到的财政拨款之间有比例的划分吗?

  杨波:没有,现在都是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这个财政政策。

  记者:来宾市政府给你们城管部门作为罚没或者收费有指标任务吗?

  杨波:没有,这个是没有的。

  解说:这就奇怪了,既没有指标任务,也要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财政政策,按照城管的说法,他们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那么来宾城管这种收钱的积极性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记者:我听他们好多人说,你们发了奖金了。

  来宾市城市管理执法监察支队城东大队工作人员:欢迎加入城管队伍,欢迎你们来了解。因为这种东西毕竟是临时的,如果有一天市政府领导说,你们那不能摆了,下个月要取缔,你说我们的票据都直接上交了。不是我们收,我们只是代收。

  解说:听工作人员的语气,城管仅仅是代收,那么是代谁收的钱呢?在来宾市财政局,我们看到一份城管领取核销票据的统计表,上面显示城管领走了多少金额的收据,的确就要交回多少钱,上缴来宾市财政。仅今年的一个季度,占道经营罚款一项,就向市财政上缴100多万元。在去年的新闻报道中我们还看到,来宾成立地级市,创业十年表彰大会上,城管作为一个市属三级单位,荣立创业二等功,在众多的受表彰单位里,名列前茅。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来宾城管在记者采访之后,还真有了点变化,他们现在已经把不规范的收据,变成了合法的罚款收据。可票子换了,法子却没换,来宾小贩还是交了钱就能占道,那么这变化又有什么意义呢?城管本该是治理摊贩占道经营,但是来宾城管却把摊贩的占道经营变成了自己的敛财之道,而且这些钱最后居然还进了当地财政的口袋,这就难怪他们敢大大方方地这么干。可收了这个钱,政府的形象和法律的权威却要受损,这个买卖不划算,所以只解决收据的问题,还是要解决收钱的问题,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