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来宾男子被歹徒残忍杀害 二十三年后真相终于大白(图)_来宾_来宾市
发布时间:2019-01-07发布部门:宣传部

  “迟到”二十三年的凶案真相

  

  核心提示

  23年前,25岁的来宾男子肖振军被两名抢钱的歹徒残忍地杀害。肖被害后,他的父母亲和妻子以及四个年幼的儿女一直苦等凶手落网,让案件真相大白。可是,案发后其中一名凶手虽然落网,但对案情的供述避重就轻,仅因其他案件被轻判。直到两年前,这名凶手因为被人举报而落网,供出了20年前的案件真相,随后,他的同伙也相继归案。

  目睹亲人遇害

  兴宾区大湾乡甘苗村,一个有着100多户人家的村庄。穿过一条长长的水泥巷道,挨近巷尾时有一排低矮的泥瓦房,中间有个木门。打开木门进去是个院子,院子里面有两栋两层高的水泥楼房。这便是肖立祺的家。

  听说有陌生人来访,在野外放牛的肖立祺很快地赶回来。得知来人是记者,前来关注其儿子的被害案时,这名74岁的老汉竟然掩面大哭:“都20多年了,很少有人上门过问我儿子的事。20多年,外面的人很难体会到我们的痛苦……”

  时间重回到1991年9月8日上午,那一天是大湾街圩日。正在大湾乡中心小学教书的肖立祺,突然接到一个噩耗:他的大儿子肖振军随舅舅到大湾乡街上附近一个三岔路口收购花生时,被两名持刀抢钱的歹徒杀害。肖立祺一路小跑赶到现场。在现场,肖振军的遗体被他的舅舅李首旺从水沟拉上岸,身上满是刀眼。肖立祺见状,当场哭晕……这起凶案因发生在圩日,赶圩的人口口相传,震惊全乡。

  据李首旺回忆,案发当天上午,他开着拖拉机搭乘25岁的外甥肖振军,趁着圩日到大湾街附近的密屋村三岔路口收购花生。上午11时许,又有人拉花生来卖,李首旺上前查看花生。距离他20多米远的肖振军就在这时,遭三名歹徒抢走手上装钱的黑色手提包,随后撒腿就跑。李和肖马上追撵。追到一片甘蔗地时,三名歹徒分开跑。李追着其中一个,就和肖分开了。不久,李追不到歹徒返身回来找肖,远远看见肖和两名歹徒在水沟里搏斗,他看到歹徒拿刀直往肖的身上捅。当他赶到水沟边时,两名歹徒已上岸逃跑,肖伏倒在浅水沟里,人已停止了呼吸。

  家人苦等破案

  肖立祺共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其中肖振军是儿子中的老大。肖振军被害前已娶妻成家,并育有两儿两女,其中最大的孩子8岁,最小的2岁。平常,肖立祺的妻子和一大家人都是住在村里,靠做农活谋生。肖在大湾乡上教书,到周末才回来两天帮忙。而肖振军因为是家里的长子,家里的很多累活重活都是他扛着。

  肖立祺含泪回忆,他的儿子肖振军出事前,趁农闲季节跟舅舅外出收购花生。没想到不幸遇难。之后,整个肖家像是天塌了一样。那时,51岁的肖立祺一边扛家里的重活,一边关注凶手落网的情况。他曾经找过公安部门询问凶手是否落网,但是一直没有答复,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耐心等待”。在儿子被害后的20多年时间里,肖家人一直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在漫长等待过程中,当年满头黑发的肖立祺变成了一个74岁的老头。曾经有好几次同学聚会邀请他去参加,每次他都拒绝了,因为害怕同学问起儿子的事情。他不想让同学看到他流泪。

  在肖家,记者意外地见到一直留守在这里的肖振军妻子。不过,面对记者的询问,肖妻并不愿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开。“在肖家,最难熬的就是她了。”说到儿媳妇,肖立祺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肖振军被害后,曾经有媒人上门来说媒,肖妻也有过另嫁的念头。但是,她的父母亲上门做思想工作:“女啊!你已经有了四个儿女了,你离开了,他们怎么办?你再熬过10年,儿女长大了,你就有出头之日了!”在父母亲的劝说下,肖妻选择了留守。不过,她在村子里,常常低着头走路,不愿让人看到她眼中的悲伤。

  2012年5月的一天,派出所的民警来到村里告诉肖家,杀害肖振军的一名主要凶手抓到了。肖家人又悲又喜。等待了20年,案件侦破终于有了眉目。

  案情真相大白

  今年3月13日,来宾市中级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宣判,当年杀害肖振军的两名凶手韦依望和韦广珊,被法院以抢劫罪分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时,判处两人分别赔偿受害者家属13.3万余元。对于肖家人来说,一审判决书便是一份迟到的案情真相。

  来宾市中院一审查明,韦依望和韦广珊,兴宾区正龙乡人。案发当年两人分别为23岁和27岁。1991年9月,两韦和同村的两名男子韦尚恒、覃荣来因无钱使用,便合谋到大湾乡抢夺收购花生的老板钱财。9月8日上午,四人骑着两辆自行车前往大湾乡,途经密屋村的三岔路口时,见肖振军和舅舅李首旺开拖拉机停在此收购花生,便认定对方有钱。于是,决定抢夺对方。其中韦尚恒见有本村熟人在路口卖花生,怕被人认出,他便躲到附近观望。而两韦则与覃荣来走上前去,抢走了肖手中拿着装有1000多元现金的手提包。三个月后,韦依望被警方抓获,但他在落网后并没有对本案的作案细节进行交代,而是供出了自己曾经参与的另外一起案子。面对办案民警的再次提审,韦依望得知韦广珊没有落网,就没有承认自己持刀参与杀害肖振军的细节,而是避重就轻,全往韦广珊身上推。1997年4月和5月,因局限于证据问题,无法查清肖振军案件的事实,韦依望和韦尚恒被原来宾县公安局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出来后,韦尚恒至今下落不明,而韦依望则携带家属到浙江等地打工了十几年。

  逃离柳州后,韦广珊和覃荣来又各自分开,覃荣来至今下落不明。而韦广珊逃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临安市等地务工,改名换姓躲藏了20年。2012年5月11日,一名群众向临安警方举报,称一个名叫杨某的广西籍男子,疑是湖南省中方县公安局在网上通缉的一名在逃嫌疑人。接到举报后,临安警方立即将杨某扣押,发现其无身份证明,便把其移交给了湖南中方县公安局审查。经审查,杨某并不是中方县公安局通缉的嫌疑人。面对审讯,杨某供出了自己的真名叫韦广珊,广西来宾市人,并供出了20年前伙同他人参与抢劫杀害肖振军的犯罪事实。随后,他被移交给来宾警方。

  2012年8月,为了查清本案,韦依望被来宾警方列为网上通缉的嫌疑人。当年9月27日,他在浙江省德清县的一家地毯加工厂被当地警方查获,并被移交给来宾警方。

  一审宣判后,肖家人不服,上诉至自治区高级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对两名凶手量刑畸轻,要求二审法院判处韦广珊死刑,立即执行,判处韦依望死缓。今年10月23日,自治区高院在来宾市中院开庭审理本案,目前尚未作出二审判决。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