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广西来宾市大湾街中国南方农村赶圩印象_广西来宾新闻_来宾人才网
发布时间:2018-12-18发布部门:宣传部

  广西农村习惯,乡镇政府驻地圩场,每隔三天为圩日,以农历分隔,各乡镇或大的聚居点,按“三六九”或“一四七”“二五八”日错开为圩日、街日,这样全县每天都有几个地方开圩,周围农友即来赶圩――各地有赶圩、赶街、赶闹子、趁圩等不同叫法――或卖点土产,或购些物资,圩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常,连餐饮生意都格外红火,类似于北方赶集。这种饱含自然经济气息的活动,实为农村经济活力的展现窗口。而乡镇圩场,则是中国农村市场最基本、最广泛的形式,村屯开的几个小店小摊,也只能将就起点拾遗补缺的作用。这天是来宾市兴宾区大湾镇的圩日,早上出门吃米粉,就觉得一股人气逼面而来,和昨天到时的冷清截然变样。这是一个历史上曾经商贸异常繁华的小镇,坐落在珠江主要支流红水河畔,人民商业意识浓厚。农村圩镇,房屋几乎家家自建,一楼大多空置,理论上都可以作为商业铺面。有人留作客厅或杂物房,也有人自己开店经营,有人租为商铺。于是,任一条深深小巷,都可能有经营内容不同的小店。但是,最终会形成一片各行业相对聚集的区域,演播自己的商业风云。大湾最早只有临红水河一条长街,最早的商业繁华也在这条街上播弄风华。现在,城镇早已膨胀,枝蔓般地繁衍出更多的长街短巷。上一次繁华时,这条本以最靠码头的底下街为富贵之地,现在已没多少店铺。往上的中间街和上高街,以前地盘远不如底下街,现在却几乎家家是店。但这些都还是百业聚集之处,家电、装修各行当,还有很多家米粉厂、店,大湾米粉已成小有名气的地方品真正的繁华地带,是邮政所前的一片综合市场,聚满摊店。乡民赶圩,主要也是来这里。综合市场内外、路边摆满了摊子,经营的东西大致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以吃为主的各类种养产出,二是以用为主的各种小工业品。周围的店铺,以餐饮、百货、各色服务为主,不乏烘焙、美容、时装之类洋气的行当,连卖药都由药堂、药铺变成了装饰现代的药店,也没见什么郎中坐堂。总之,这里既可基本上满足衣食住行的需要,也可在某种程度上提供饱暖之后的一些要求。市场正在改造扩建,有些杂乱。凡在市场内摆的摊子,多是坐地经营,二手转卖。而随便在哪个旮旯挤点地方,随便铺点什么垫地,放上点品种简单、数量不多的货品,以农产为主,干的就是游方道士那一路活,算是行商,很像货郎进了村放下担子叫卖,他们和坐商的差别,只在于坐在高凳上和坐矮凳甚至蹲地上之间。主要摆卖自家农产,也有少数是专业行商,哪个圩场开圩就捣鼓点东西去赶圩。比较起来,行商卖的东西,比坐地户的要便宜、新鲜,卖相差点。有些老阿婆,没事干,看地里有什么吃不完的菜,扯上一把,也可以来摆个摊。早上我买了把红薯叶,都是掐的嫩尖,两块钱,一斤多,坐地户索价三块一斤,南宁则卖到四五块钱,而且带着很长的老梗。下午到江边转了一下,看到东一块西一块不少薯叶地,朋友告诉我,自己吃的话,可以随便摘,没人找你要钱,但要摘去卖就是犯忌了。其他菜心、苦荬菜这些大路货,也就一两块钱的价,南宁大多卖到四五块钱。导致这个一倍以上差价的原因,一是中间商的层层盘剥,且越往后端加价越大,地头收购挣一毛几分就是厚利了,城市菜市场菜贩接菜后,加一块钱还是薄利。这中间层层沁漏的差价,构成巨大的社会成本,我认为是中国最大的价格倒挂,不解决则决不会让市民、农民过上宽心日子,遑谈什么幸福感!二是高昂得离谱的物流成本,人尽皆知,就是多年降不下来,成为割向人民大众最利的一把刀。这都是中国最需要转型的痛处,转型成功的标志,是农产品的价格能让农民乐于种养,市民能以略高于工业品的价钱(在日常消费中的占比)吃上丰富安全的菜。实践已经证明,电商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们首先的目的是求财,指望他们无异于与虎谋皮。市场外简易摊子的水果和瓜莱是混着摆的。水果除了桂中大宗产出的柑果和龙眼外,大多外地贩来。物流业的迅猛发展,确实极大地丰富了基层农村的供应。很多终生不曾离乡的人,晚景徐来之际,也有机会品尝到天南海北的物产,显然在不久前的过去是不可能的。此时正值柑果应市,举步可见柑果摊子,坐地、游方均有,一个个翠绿透黄,皮上沁着闪亮的油光,让人垂涎。我也像朱自清他爹一样,买了一把,捧在手上。瓜菜之类,除了洋葱、大白菜等少量品种,则多是土产了。南方农产丰富,一年四季不同品种轮番上市,很是热闹。绿色、生态未必可以指望,但确实有很多土品种,黄瓜、茄子、豆角最多,黄瓜小小一条,皮滑色黄,咬着生脆爽口,一嘴汁水,透满清甜。茄子多和手掌长短差不多,加点蒜米一炒,满嘴过去的味道。这两天,真是把我们吃撑了,都在盘算带多少回去。一般菜市总是按类分行,大湾街有些奇怪,只有猪肉大致成行,鱼、禽则是东一店西一摊。此时农村,大多已不养殖,养个把鸡鸭也只自用,土猪土鸡是不太可能在圩场见到的。但看到笼子里活蹦乱跳的鸡,还是由衷地觉得是土鸡,心头登时蹦出每个皇军都有的龌龊念头:鸡的统统抓回去。市场的一角,摆的是衣帽鞋包小玩具之类的小百货品。不用细察,我也知道这些小工业品质量低下用材恶劣,这些东西也只能在此找到市场。就算消费降格也只能降品种,决不能降为低劣品质。但也不能不承认,这些几块十几块至多几十块的小工业品,确实很受农村市场的欢迎。卖低劣玩具,可以摆两三米长的大摊子;卖箱包的,上上下下挂满了几层,也算琳琅满目。而且问津者不少,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我是在市场边上吃了一碗米粉后,就袖手绕着市场兜了一圈,看到感兴趣的,就问个价,大多不买,活像个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圩日里,人是太多了,很多行商见缝插针地摆个摊子,挤得好些地方几无插足可能。有些附近农友,摘几个黄瓜、茄子就摆了个小摊,开张了一门买卖。有个卖菜种的,看着像行商,摆了个很大的摊子,他可还兼卖着八角、辣椒面等配料,还有老鼠药、粘鼠胶。这是城市农贸市场没有的行当,一些农具也摆了出来。有个现做现卖油粑的摊子,母女(或婆媳)两个当场卖艺。这是用米浆团包裹进肉末拌各种菜丁捏成的团子,包好当场下油锅炸,味道贼香,在市场臭哄哄的气味里,顽强地传出老远。沿市场而过的一条大道,两边摆满摊子,电动车左冲右突,喇叭声此起彼伏。大湾此地,不惭曾是繁华的商贸码头,人口交流有些复杂。此地通行的语言,有壮话、桂柳话、普通话、客家话,本镇地方话以客家话为多。买卖双方相熟的,开口先是客家话,但说着说着又会转到桂柳话,非常自然,决无一方认为不妥,提出抗议。我挨推用客家话问价,坐商和那些摆瓜菜摊的游商,均自然应答。茫然地用桂柳话反问的,我断定是来赶圩的专业游商。有位七十多岁的老阿婆,我朋友认识。她摘了四把红薯叶和两把苦荬莱,在市场角落铺在地上卖,自己就蹲在旁边。这几把菜,大约都在一斤二三两左右,而且掐的都是嫩尖。红薯叶一�多长,回去择择去掉片把黄叶、枯叶或草根,就可以洗干净下锅。不像城市菜市卖的,带着长长的粗枝老叶,择老半天能吃的不到一半。苦卖菜长短相似,是竿、叶细小的土品种,不及城里卖的那种粗枝大叶良种的三分之一长。两样菜,都是两块钱一把,但摆了半个上午,见到我们时还剩两把,因为同样卖这两种乡间常见菜的人很多,“竞争”。朋友塞给她一百元孝顺钱,一样拿了一把,都是加了点蒜末清炒,极清香,大家都说“青”味十足,这是有个性的香,一口便能闻出什么菜。城里的青菜,很多分不出味道来。朋友告诉我,阿婆赶个圩卖这几把菜,得个十来块钱,对生活的补益是非常大的。老实说,我对那些土生品种的小茄子、黄瓜、丝瓜非常感兴趣,准备走时带一堆回去。结果犯了一个最愚蠢的常识性错误,走那天是平日,来到市场一看空空荡荡,我想要的东西一样没有。这个小镇居民约五千人,只有那些坐地户照样雄踞。没人赶圩时,市场容量也不过这般大。土荬菜和红薯叶倒有不少,但带两把叶子菜回去也不好看,只好怏怏上车。(注:因在手机上写,排版不便,图片次序有点乱,甚歉!)这个坐商的水果,几乎没有本地产的菜场和日用品摊子紧挨一起这才是农村市场长久红火的生意这种摊子基本上是坐地户,趸卖外来蔬菜,做的是长远生意,有些长时间卖不出去的,老态龙钟之相明显肉类唯猪肉成行,而且还粗略地细分为头脚、下水、全肉等,排了整整两列,说明市场容量不小这位卖菜种的专业游商,同时兼卖烹饪配料和老鼠药及其他日用品,不知道是全产业链发展还是跨界经营这才是农村圩场的专业商户卖鸡鸭的,东一个西一个有一摊,活鸡鸭装在笼子里,生龙活虎卖鱼的要用三轮车拉来供氧设备,找个地方摆下摊子叫卖,平日时他们是不来出摊的贩卖外来水果的车,就停在市场里供水果贩子补货,这辆运梨子小货车,到中午时已快卸完市场边上大路两边,都让这些业余游商的摊子占据了我朋友认得这位老阿婆,她摘了六把菜出来卖,还剩两把,两块钱一把所售多为土产,除了圩日,平日芋苗、笋这些东西是见不到的这土茄子,比手掌长不了什么炸油粑,现做现卖,也是圩日才来这种小玩具,生意非常好这街上的雨篷多是圩日才挂出来,供各路游商摆摊几把镰刀就是一门生意离�场很远的小巷口,居然孤伶伶摆了摊猪肉第二天,市场里就这样空荡荡的了,圩日盛景一扫而空圩日里两边摆满摊子这条大路,散圩后空空荡荡,车行无阻平日的猪肉行,就这样零零星星摆了几摊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