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新闻
考古发现:来宾市象州县军田村古城或为秦桂林郡郡治_来宾新闻网_来宾人才网
发布时间:2018-12-05发布部门:宣传部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统一岭南,设立桂林郡,管辖今广西大部分地方。长期以来,考古界围绕桂林郡治所在地一直争论不休。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广西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和象州县博物馆联合行动,对来宾市象州县军田村古城址进行全面调查和试掘,初步认定军田村城址年代为秦代,确定其性质“应为相关区域某一时期的行政中心”。这个结论被一些文史学者解读为:进一步支持了军田村古城址即为秦桂林郡郡治的说法。

  

  军田村古城址

  城址遗存:有内外两重城垣

  位于象州县东北部罗秀镇东南约4.5千米的军田村,距象州县城约25公里,地处马鞍山西麓冲积平原,位于罗秀河与黄汉河之间。军田村古城平面呈圆角三角形,面积约15.5万平方米,其中内城面积约6.4万平方米。考古研究员表示,这种形状在中国古城池考古史上极其罕见,是一个重大发现。古城址有内外两重城垣,内城垣全长约1035米,高约3米至8米,外城垣全长约1725米,高约1米至4.5米。据当地老百姓回忆,20世纪50年代军田村四周还有比较完整的古城墙和东、南、西、北四座城门。

  

  考古队对城墙本体进行试掘

  为了明确古城墙的修筑方式,考古队选取外东城垣中部断口处剖面进行试掘,发现外东城垣是就地取材,以黏土混合马鞍山滑落的小石子为建筑材料,采用斜坡堆积和夯筑相结合的方式修建墙体。这样的城垣较为坚固,经久耐用,不仅有防御的功能,同时也有抵御山洪的作用。

  古城年代:秦代或更早时期

  在距军田村2公里处的那槽村边曾发现战国大墓,出土岭南地区特有的象征王权的青铜人首柱行器、青铜钺、青铜矛、铜剑、铜戈等器物。军田村邻近的鸡德村边岭,20世纪八十年代出土春秋时代的青铜戈、青铜矛等青铜器。说明在秦以前这里已经得到较好开发,并且具备一定军事力量。

  军田村古城址有内城外郭,规模大,规格高,古城格局具有早期城市特征。权威历史资料显示,这种内城外郭的古城形制始于春秋,终于战国。这里有生人住的城,也有死人住的战国大(王)墓,考古专家介绍,秦以前地方一般“有城必有王,有王必有城。”军田村古城很有可能是战国时期地方国的王城。

  据考古调查所知,军田村城址使用时间较长。从城内出土和采集到的夹砂陶片及磨制石器来看,城址所在的区域有人类活动的年代可能早到商周时期。从城址结构、城内采集到的硬纹硬陶以及周围有多处汉墓群的情况来看,城址年代可能早到秦至西汉早期。从采集到较多宋代及明清的瓷片,推断该城址在宋代及之后的明清时期仍有大量人群居住活动。

  考古专家表示,目前在岭南地区还没有发现与它类似的城址。广西文物局考古研究员蓝日勇在考察军田村古城时说:“如果军田村古城为秦桂林郡治,其源头可能是古骆越国的城址,秦人统一后利用骆越古城是很正常的。”

  城址性质:区域行政中心

  考古队经此次调查后认为,从规模来看,军田村古城址与通济及长利城址同属一类,其规模仅次于后两者,是桂中地区目前发现的规模最大的早期城址,城址附近分布有大量汉墓。这次调查虽没有采集到明确的秦文化遗物,但从城址规模及形制可以确定,城址应为相关区域某一时期的行政中心。联合考古队负责人、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李映福教授在此次考古调查总结交流会上表示:“军田村古城址是秦桂林郡治的可能性非常大。”

  广西考古研究所博士研究员熊昭明对李映福教授的说法表示认同,并梳理了支持这一观点的史料和出土文物线索:其一、地名来源。桂林郡秦时因“多桂”得名。而象州一带桂树最多,桂树成林,因此被命名为桂林县。秦代有46个郡,其中有11个是郡县同名,凡郡县同名的,郡治皆设置在同名的县里。桂林郡和桂林县地名来源相同,最初郡治应设在同名的县内。其二、石碑铭刻。1996年6月,军田村前的闸门因大雨倒塌,发现一块长约45厘米、宽30厘米、厚约8厘米的石碑,碑面横刻有“桂林郡”三个篆体字。秦统一中国后,统一推行使用小篆体。军田村里有10多人看见过这块石碑。三国吴凤凰三年(公元274年)分郁林郡设桂林郡,因郡治回归象州军田村古城,故复用桂林郡名,这在史学界已有定论。其三、汉代古墓。历史和考古学家公认凡是秦汉郡、县治的地方,都有大量汉墓遗存。军田村古城址周边15公里范围内有1200多座汉墓遗存,其中许多属西汉墓。其四、战国秦代城址,是秦桂林郡治最直接原始的证据。

  熊昭明在象州考古调查情况总结交流会上表示,军田村古城址学术意义重大,调查考古需要时间。要进一步证实军田村古城址的历史和性质,不能只关注军田村,还应结合周边的墓葬开展进一步考古勘探与研究,才能得出较全面准确的结论。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
特别声明:本站内容仅供参考,如涉及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