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来宾天气
清除黑恶“保护伞”,这些地方又狠又猛,多名政法干警被查……_广西来宾_来宾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7-01发布部门:宣传部

  经中央批准,4月1日至10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完成对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新疆等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进驻工作,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启动。

  根据有关媒体报道显示,随着全国各地扫黑除恶工作的持续深入,近日,广西、天津、贵州等地已有多名政法系统“保护伞”被纪检监察机关通报查处。

  广西:督导组进驻仅一周,公安和法院系统已多人被查

  4月17日,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广西刚满一周,据广西纪检监察部门在这一周内的通报,已有多名公安、法院系统的干部“落马”,其中包括市公安局副局长、中级法院副院长、派出所所长、治安大队大队长等。

  

  4月1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7督导组督导广西壮族自治区工作动员会在南宁召开。图:广西日报

  从4月10日开始,中央扫黑除恶第17督导组督导进驻广西,进驻时间原则上为1个月。在工作动员会后,督导组就分别到自治区财政厅、文化和旅游厅、交通运输厅,通过听取汇报、查阅台账、问询谈话等方式对各单位扫黑除恶工作情况进行督导检查。同时督导组分别下沉到各个地市,进行督导检查。

  

  基层公安干部接连被查

  就在督导组工作动员会在召开的同一天,4月11日,贵港市平南县公安局两名派出所所长被查,分别是:官成派出所所长蒙元宁、思旺派出所所长黄耀锋,两人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两天后的4月13日,北海市银海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两名公安干警接受审查调查,分别是:北海市公安局铁山港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李春宁、北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四大队副大队长黄家华,两人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4月16日,防城港市纪委监委发布信息称,两名公安干警接受审查调查,分别是:防城港市公安局渔万派出所所长黄冬、防城港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胡祖发,与以上公布不同,两人被公布时明确写出是因涉嫌充当恶势力"保护伞"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查。

  

  来宾市公安、法院系统官员连续“落马”

  4月16日,来宾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来宾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李实(正处长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同时公布、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的还有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吕志雄(正处长级)。

  公开信息显示,李实是一名老公安了,今年58岁的他81年从警校毕业就开始做公安,从警生涯达38年。2000年就任来宾县(来宾当时还未设市,是柳州地区的一个县)公安局局长(副处长级)。

  2003年,来宾设市后李实任来宾市公安局副局长,到目前,他已经做了16年的公安局副局长,目前是来宾市公安局排名第一的副局长。2017年,李实走进人民网嘉宾访谈室,就来宾警方的禁毒工作接受人民网的专访,畅谈来宾市的禁毒工作经验。

  就在被查前的今年3月13日,李实到武宣县调研督导扫黑除恶工作,在武宣县扫黑除恶调研督导座谈会上,李实强调,要加强请示汇报,要及时向党委政府汇报,向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汇报扫黑除恶督导检查的相关事项和内容,迎接好中央督导组的督导检查工作;要加强沟通协调,要做好与政法部门工作和案件的对接,做好与县委宣传部、电视台等部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工作的对接,切实做好宣传发动;要主动担当作为,局党委班子成员要及时地发现问题,做好查漏补缺工作。

  

  吕志雄是来宾市中级法院的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与李实一样,都是单位的“二把手”。而在李实、吕志雄被查之前,今年3月份以来,来宾市公安和法院系统已多人被查。

  3月18日,来宾纪委监察委公布来宾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黄宗兴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第二天,来宾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支队长(副处长级)黄金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到了4月9日,来宾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政治委员韦戈迪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与此同时,来宾市法院系统这边也没闲着。与韦戈迪同日被通报的,是来宾市中级法院的两名副处级干部: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委会原委员、刑二庭原庭长夏全勇,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刘传国。两人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来宾市公安和法院系统多人相继被查和“二把手”的同时“落马”,预示着来宾市公安和法院系统的反腐正向纵深发展。

  

  柳州市打“警伞” 三任县公安局长被查

  4月8日,柳州纪检监察机关通报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原局长韦海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被查,这已经是近半年来这个公安分局的第三位原局长“落马”,而该公安分局在这段时间内还有多名警员和原任职官员被查。

  去年12月25日,柳州市纪委监委发布信息称,柳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支队长谢其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同日公布被查的还有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韦炳密,以及原柳江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韦祖用。

  谢其托在2009年5月至2012年7月期间,任职柳江县公安局局长。被查的韦祖用和韦炳密两人,一位是原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一位是现任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区分局副局长(原柳江县已撤县设区),两人在任职内都分管禁毒工作。记者获悉,三人被查为同一案子,涉嫌为涉毒涉黑的犯罪分子提供“保护伞”。

  今年1月15日,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参加柳州市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分组讨论时曾透露,称柳江区两任公安局领导被查,是因为涉黑,与贩毒、制毒人员沆瀣一气。郑俊康表示,这些问题只要发现一定查到底。

  市委书记的话还有余音,2月26日,柳州纪委监委通报,柳州市公安局原调研员、刑侦支队原政委赵品初(正处级),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赵品初曾任柳江县公安局局长,正是谢其托的前任。

  

  3月15日,柳州纪委监委再次发布消息,通报了3起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案件,涉及柳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柳江大队原大队长韦香、原副大队长刘志冠及原民警蓝乙翔等人,都涉嫌为涉毒涉黑的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4月8日晚,柳州纪委监委微信公众号“柳州纪检监察”通报,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支队长韦海(柳州市柳江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柳州市公安局柳江分局原局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柳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自此,在已公开通报中,柳江公安局前后三任局长、两任副局长悉数“落马”。

  

  贵州:督导组进驻后,8天5把“保护伞”被调查

  4月8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9督导组进驻贵州。从4月12日至19日,贵州省纪委监委的网站密集公布了5名政法系统官员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且在通报中明确说明,他们都涉嫌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5把“保护伞”都是谁?

  4月12日,经中共黔南州委批准,独山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刘盛高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涉嫌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月18日,安顺市紫云自治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赵刚,普定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治安管理大队大队长李剑,普定县公安局穿洞派出所所长卢林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涉嫌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月19日,经铜仁市监察委员会指定,玉屏自治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胡小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正接受铜仁市碧江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除了保护黑恶势力,还有一名官员因为涉嫌参加黑恶势力而被调查。

  4月15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经中共黔东南州委批准,黎平县政协副主席、党组成员吴益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且涉嫌参加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些落马官员的级别都不高,最高只是副县级,这与贵州省纪委监委去年以来的工作重点有关。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去年以来,贵州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深挖严查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问题,还将扫黑除恶与反腐“拍蝇”紧密结合,通过巡视巡察移交的问题线索、开展“访村寨、重监督、助攻坚”专项行动,对“村霸”“寨霸”和宗族恶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等突出问题进行大排查、大整治。

  “要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严肃查处党员干部向黑恶势力通风报信、干预案件调查处理等问题,坚决向‘村霸’‘寨霸’等宗族恶势力和黄赌毒背后的腐败行为亮剑。”

  被拉拢的黑恶势力“保护伞”

  “保护伞”的级别不高,如何能“罩”得住黑恶势力?

  就在督导组进驻前4天,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法院集中宣判了4起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曝光了“蝇”级“保护伞”的细节。自2004年以来,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普安县涉黑人员杨斌通过吃喝玩乐、施以小恩小惠等手段,先后笼络多名社会闲散人员,逐渐形成了以杨斌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长期在普安县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组织卖淫、容留卖淫、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还通过宴请、送钱、赠送高档烟酒等方式,拉拢了原普安县公安局副局长邹诗建、盘水镇派出所所长江文思、三板桥派出所教导员李峰、盘水镇派出所案件中队长高专科等人,充当该犯罪组织的“保护伞”。

  在该组织的成员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后,这些“保护伞”促使被害人与他们达成调解协议,还为犯罪嫌疑人违法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更充当该组织开设赌场的“眼线”,为他们通风报信,帮助赌客逃避法律制裁。

  今年4月5日,兴仁市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了邹诗建、江文思、李峰、高专科4人两年零6个月至7年零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天津:通报17起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典型案例

  

  4月12日,天津市纪委监委网站通报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天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彻查党员干部和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截至目前,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调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97件229人,其中充当黑恶势力的“官伞”“警伞”48件84人,履职不力、失职渎职的“庸伞”22件107人,扫黑除恶监督执纪问责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为进一步严明纪律,形成有力震慑,加强警示教育,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天津还将17起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典型案例进行了通报:

  1. 北辰区委原常委、公安北辰分局原局长刘子让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刘子让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颜锦请托,收钱抹案,指使办案民警帮助颜锦及其成员逃避刑事追究,同时还涉嫌其他严重违纪违法犯罪问题。刘子让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 西青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朱明鹏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朱明鹏为恶势力团伙主要成员李之哲及其成员实施的多起案件,说情打招呼,帮助多名犯罪分子逃避刑事追究;帮助李之哲承揽工程项目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并收受贿赂。朱明鹏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3. 公安西青分局原局长刘玉山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刘玉山接受李之哲请托,帮助该团伙成员逃避刑事追究,并收受贿赂。刘玉山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4. 市监狱局侦保处处长赵金红、西青监狱民警张德顺、任志勇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赵金红、张德顺、任志勇为颜锦及其团伙服刑人员在分配监区、安排会见、捎带违禁品等方面提供方便;违规办理减刑、保外就医;为颜锦“遥控指挥”狱外经营活动提供帮助。赵金红、张德顺、任志勇3人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 公安河西分局副局长杨云生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杨云生长期与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杜明保持联系,共同出入私人会所,利用职务便利为杜明办理保安公司审批及游戏厅、洗浴中心经营提供帮助,并收受贿赂。杨云生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 河西区环保局监察大队原副大队长杨勇等人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杨勇等人接受杜明宴请,收受钱物,泄露执法信息。杨勇等3人分别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及党内警告、政务记过处分。

  7. 公安津南分局双港派出所原所长蔡永振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蔡永振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阎岩请托,故意包庇,收钱抹案,帮助阎岩及其团伙成员逃避刑事追究。蔡永振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8. 市公安局北京工作处副处长孙海波、宝坻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张文春、市委政法委四级主任科员王远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孙海波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刘凤学请托,出面宴请办案人员,说情干预,并接受其安排的旅游,此外还打听、过问刘凤学亲属涉嫌犯罪案件。张文春、王远收受刘凤学给予的钱款,向有关负责人说情、打招呼,帮助刘凤学逃避扫黑除恶专项打击。孙海波、张文春、王远3人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9. 滨海新区公安局原汉沽分局局长郝建国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郝建国收受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王新京及其成员邵义东贿赂,利用职权拖延查处,致使该团伙成员未及时受到处理。郝建国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0. 公安红桥分局芥园派出所原副所长安树国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安树国收受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穆嘉给予的财物,办案期间多次向穆嘉通风报信、出谋划策。安树国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11. 滨海新区寨上街道工委原书记陈玉慧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陈玉慧利用职务便利,为恶势力团伙主犯刘洪飞承揽拆迁工程;默许纵容刘洪飞等人暴力拆迁;挪用公款为刘洪飞等人成立公司、从事经营提供帮助,并索取、收受贿赂。陈玉慧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12. 静海区杨成庄乡原人大主席许荣海充当恶势力“保护伞”问题。许荣海插手干扰农村基层换届选举,为恶势力人员陈少来当选村党支部书记铺路;利用职权,帮助陈少来承揽土方工程;未认真把关,致使陈少来等人骗取国家补偿款170余万元,并收受贿赂。许荣海被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13. 宁河区农委主任李福光、区财政局副局长李怀军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在“美丽村庄”建设和“一事一议”等工程招投标过程中,李福光、李怀军违规向招投标代理公司工作人员打招呼,致使多个工程项目被刘凤学等人串通投标并中标。李福光、李怀军2人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4. 河北区信访办主任高桂新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问题。高桂新与“套路贷”涉黑组织犯罪首要分子李玉斌及其家属密切联系,托关系为其打探案情。高桂新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5. 北辰区天穆镇副镇长安书胜等人失职失责,为黑恶势力人员违规发放低保问题。安书胜及民政、街道社区等有关人员严重不负责任,为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臧洪涛及其子女违规办理最低生活保障金,致使其骗取国家钱财21万余元。安书胜等10人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时任天穆镇党委副书记李术波等3人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6. 红桥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和安置帮教工作管理科原科长管维铭等人失职失责,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社区矫正工作不力问题。管维铭等人在对黑社会性质组织首要分子穆嘉及其妻陈欣欣社区矫正前期调查评估、后期监管中,不认真履行职责,穆嘉在社区矫正期间仍实施多起犯罪。管维铭等6人分别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及政务撤职、政务记大过、政务记过处分。

  17.宝坻区大口屯镇党委副书记王文生等人履职不力,变相纵容恶势力违法犯罪问题。王文生等人对恶势力团伙主犯吴建涛及其成员操纵选举、串通投标、侵吞集体财产等违法犯罪行为变相纵容,导致大量集体财产流失,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王文生等3人分别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以上17起典型案例涉及党员干部和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共43人,他们中有利用职权为黑恶势力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便利,谋取巨额利益的“官伞”;有庇护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说情打招呼,甚至收钱抹案,帮助黑恶势力逃避刑事打击的“警伞”;还有履行职责不力、失职渎职,客观上助长黑恶势力蔓延坐大的“庸伞”。这些问题严重破坏了政治生态、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必须严肃处理、坚决惩治。

  中央督导组要打“官伞”“警伞”“庸伞”

  据媒体公开报道,此次中央开展的第二轮打黑除恶督导工作,就是要重点督导未立案查处“保护伞”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查一查是否实现扫黑除恶与“打伞”“破网”同步推进,是否落实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是否分层分类制定打击“保护伞”对策,深挖彻查各类“保护伞”。

  督导工作也明确提出,各督导组要以“黑恶积案清零、问题线索清零”为目标,推动各地集中攻坚突破一批大要案件。对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大案件,以及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影响较大但进展较慢的大要案件,要重点督办。

  督导组要把打伞破网作为督导主攻方向,确保线索没见底不罢休、案件没查透不放手,推动各地打掉“官伞”、“警伞”、“庸伞”。要抓住一批见黑见“伞”不见财的典型案件,分析原因、查找问题,推动各地抓捕涉案人员与清查涉案财产同步进行、深挖犯罪线索与深挖利益链条同向发力,彻底摧毁黑恶势力经济基础。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版权所有:来宾市卫生学校 桂ICP备11003863号-1